昨日,面對人大代表的犀利提問,深圳市食藥監局一位代表不停撓頭。南都記者 陳文才 攝
  南都訊 記者張小玲 深圳市十位人大代表自掏腰包,對深圳40餘家超市、菜場進行農藥殘留檢測,其結果之嚴重令人大代表擔憂。昨日,人大代表們就食品安全問題約見深圳市政府部門。
  人大代表約見政府部門是履職的一種形式,被約見的政府部門應聽取人大代表的建議、意見和批評。這一履職形式在深圳已沉寂多時。
  約見前,鄭學定、楊勤等10位人大代表於11月1日在39個大型超市、小超市、菜市場、地攤採購437個樣品,交到供港基地檢測。第一次檢測17家菜市場、超市、地攤143個樣品,發現16個農藥殘留超標,不合格率占11.19%。有的超市和菜市場的不合格率更是特別嚴重,9個樣品中就有7個不合格。
  檢測結果讓人大代表們很驚訝。11月4日又進行了第二次抽查,此次共抽查330個樣品,36個不合格。
  “抽查的大型超市、福田農批市場等基本合格,但是大超市的菜太貴了,很多老百姓常去菜市場買菜,這裡的食品安全有沒有保障?”市人大代表鄭學定關註食品安全10年了,就食品安全人大代表們提過無數次建議案,每年“兩會”也將此作為大會議案,他希望這是他最後一次約見政府部門談食品安全。
  代表吐槽
  為什麼只派個處長來參加?
  代表對政府部門回答不甚滿意,認為分管食品安全的副市長應到場
  此次人大代表約見的政府部門包括市食藥局、市經貿信委、市城管局等部門。對市經貿信委和市城管局只派一位處長來參會,人大代表表示不滿。“為什麼只派個處長來參加這樣的會議?”人大代表鄭學定認為,食品安全如此重要,難道跟他們的局領導沒有關係嗎?
  昨日的約見中,人大代表們對政府部門的回應也並不很滿意。
  對深圳現在採用的國家四部委的檢測方法,有代表直指已經過時。“這一檢測方法不太適應深圳的做法,它註重在流通環節。”市人大代表鄭學定說。
  對於市經貿信委無法回答深圳每天消耗多少頭豬等問題,人大代表也表示不滿。“這是筆糊塗賬?”市人大代表楊勤說,政府部門跟蹤一年也就弄清楚了。
  “現在深圳屠宰的政策到底是集中屠宰還是分散屠宰,搞不清楚。”鄭學定說,上海的豬肉每一個屠宰都有一個芯片,流入超市都有芯片跟蹤,發現問題可以直接追溯。
  市人大代表肖幼美認為,政府部門的回答人大代表並不滿意,在這個會上,分管食品安全的副市長應該到場牽頭才有效果。現在深圳市人大代表通過集體視察、集體意見來履職成為一種新常態,以後會長期堅持下去,“政府各級部門要努力去適應這種新常態”。
  “深圳市檢測系統得出的合格率是99%,這個可信嗎?”鄭學定問,而人大代表這次自行檢測得出的是不到90%的合格率。
  代表追問
  小菜市場為何不在食品安全檢測之列?
  人大代表:小菜市場為何不在食品安全檢測之列?深圳食品安全問題嚴重的原因之一,是有關部門沒有找到解決食品安全的路徑,方法不對,政策多變,執行不力,形式主義和官僚作風嚴重造成的。
  深圳市食藥局:按農業部、國家工商總局、衛生部等四部委的做法,食品安全檢測著力於把握住主渠道,抽檢和檢測的主要對象是大型商場超市,大型農批市場連鎖餐飲單位,學校和食堂,中央大廚房,集中用餐配送單位這些主渠道。主渠道基本上能把握住深圳市食品安全的60%-70%的安全。此外,深圳正在研究“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保障工程”,這個方案是要實現檢測和抽檢儘量做到全覆蓋,現在正準備上市政府常務會。
  註水羊肉僅罰6000元,這算什麼處罰?
  人大代表:媒體曝光寶安區註水羊肉後政府部門才查處,10多年來為什麼持續不斷有這樣的事情?為什麼處理如此輕描淡寫?總共罰了6000元,這算什麼處罰?
  寶安區政府:應該承認巡查是有問題,媒體曝光的註水羊肉現場確實在比較偏僻的地方,但在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也要檢討。為什麼只罰6000元?按處罰條例,處罰私宰最高限是收入的3倍,私宰了40多頭,每一頭是40到45元,3倍就是6000元。
  食品安全多頭管理的問題怎麼解決?
  人大代表:食品安全多頭管理的問題怎麼解決?目前深圳私宰問題由城管辦管,食品安全問題由市藥品食品監管局監管,而區的食品安全又由各區經濟促進局監管。一頭豬,沒有屠宰前歸經貿委管,屠宰後歸食安局管,如果私宰又歸城管辦管。這種多頭管理體制,造成力量分散,信息不共享,責任不清,執行不力。這是深圳食品安全存在嚴重問題的體制障礙。
  深圳市食藥局:關鍵是私宰問題,私宰沒有經過檢驗檢疫,動植物的檢驗檢疫有國家規定,深圳政府部門簡單地拿過來用還要經過論證。
  深圳市城管局:執法人員只是對非法買賣進行清理,對食品安全問題檢測目前做不到。
(原標題:深圳10名人大代表約見政府部門追問食品安全)
編輯:SN182
創作者介紹

年菜

sd71sdrm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